关于信息学竞赛

随着这次NOIP落下帷幕,我跟信息学竞赛的关系也可以说随之而断开了,就好像数学竞赛的状况一样。这次信息学竞赛根数学竞赛的结果一样,我都是“不得善终”。不过无论怎样,这类的东西又少一样了。
这次是集体去中山比赛,与以往在各城市分开比赛不同,据说原因是上年内蒙古某教授被发现作弊,于是中国计算机学会就搞了这么个政策。由此也可见NOIP在人们心中的功利性。我们这次是去中山纪念中学,在那里住了一晚。虽说信息学竞赛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但是看在东少(稍后解释)和有一晚免费住宿的份上,我还是去了,反正也有空~~~然后后来比赛的时候一塌糊涂,这就不详细说了。后来测评完就坐学校的车回家,感觉好像有点对不起东少,尽管我的指导老师写的是hbg同志。
好了,照惯例我应该开始说一说我跟信息学竞赛的往事了。
我第一次接触这个,是在初三。那时候压力还不算大,然后有一天闲极无聊就跟同学去逛楼层。逛啊逛,到了年级的公告板,上面写着说有一个电脑比赛,写程序的,让学生报名参加。我本来就对程序有些兴趣,就拉上跟我有同样兴趣的吕志超同学一起去报名。
报了名然后就当然是上课,要不然一点也不会怎么比赛,于是我跟吕志超就每天去上课,给我们上课的是杨火才老师,我们平时私下都称他为“火柴”。这个绰号倒是有点像,因为他高高瘦瘦的,怎么看怎么像火柴。他上课讲的都是些基本知识,我们俩个本来就有些程序基础,一说完Pascal里边的语法,讲了几个有用的语句,基本上就可以写程序了。后来他在上面讲,我们就在下面上网,课后再看别的算法。很多东西就是在那时候学的。不过那时候学了动态规划没学搜索,结果后来总是被搜索题郁闷。
然后那时候去比赛,好在也没有什么太变态的题目,然后就拿了个一等奖,当时似乎是很高兴的。
上了高中,照样参加竞赛,东少就是我们老师。不过东少从来不讲课,就让我们写程序或者自己上网。所以我也有点荒废,完全吃老本,结果现在参加三次比赛还是颗粒无收,这似乎是显而易见的。
不过信息学还是挺有趣的。不过这里我先声明,我对信息学的兴趣不是从信息学竞赛来的,而是在Wanting开发中来的。尽管这些竞赛也让我学到了一些东西。
Goodbye and good luck, informatic competitions.
Here I am, algorithm!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