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李宴会记

老李宴会记
fwjmath

先说几句~~~老李就是李兴怀~~~我们数学老师&教练~~~带我们数学组20+个人高中2+年~~~

最近好像我们班掀起了一次请各组教练吃饭的高潮,先是物理组请黄爱国吃饭,再是化学组请徐文忠吃饭。这回就轮到我们数学组请老李吃饭了。鉴于物理组和化学组的严重超支问题,组织者叫我们每人交50块,当然还要多带点钱备用一下,要不像物理组跟化学组那样要老师垫钱就不好了。其实那时候我也考虑过到底是去赴宴还是不去,去的话成本是比较高的,要破费50,还要从佛山家里赶到广州来,还有吃完饭会很晚怕没有车回去。然则考虑过以后还是来了,因为这样的机会确实不多了,收益远远远大于成本,所以就去了。
首先是下午1点半左右,吃完中饭(就是一个粽子~~~)然后就出发去广州法语中心跟那边的人会合,大概3点多就到了吧。然后就是等他们下课,他们下课的时候我还差点被Bernard抓住了……(不知道Bernard的人自己翻翻前面的日志~~~)会合以后,一起搭车回到学校,然后回到学校的时候发现正在考物理(无人值守~~~),于是我就坐在Sec俊(化学组,当时不需要考物理~~~)旁边聊天。不知不觉就聊到他们考完试了,然后就一大帮人出发去吃饭了。
到了,入席,洗筷子,聊天。老李因为要送李胜宏(奥数专家,请来培训地瓜他们进去集训队的~~~)回去,所以要迟一点来。因为数学组人太多,所以分开了两席。一入席就明显看出来派别了:老李位置所在那席的人比较疯狂(e.g. Marco,猫王),而我所在的那席就比较的冷静(e.g. 小胖,杨柳钦)。那一席的人都在讨论足球运动什么的,而我们这一席的话题就相对温和很多,都是科学啊法国啊什么的,因为我们这一席CPGE的比例比较大。最恐怖的是那一席的疯子们还买了酒过来,有红酒有啤酒,数量巨大达到10瓶,红酒也有两瓶,真是不知道到底是来吃饭的还是来拼酒的。当然,酒有活跃现场气氛的作用,然则酒也直接导致了猫王的不幸事件…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等到老李来了。拿着一把雨伞(当时正在下不算大的雨),提着一个公文包,老李以相对于他的体型来说很兴冲冲的步伐走进来了。入席,致辞。几个月没见,老李没怎么变,连致辞的主要内容跟语气也都没变,仍然给我们来了一段新的然而主题相当熟悉的致辞,仍然是那口熟悉的陕西口音(老李是陕西宝鸡人),仍然是在告诫我们要努力学习,而且不要忘了大伙儿。说实话,我已然忘记了主要内容,然则老李的心情我还是能体会到一些的:那就是不舍,对我们这帮不算太听话成绩也让他失望的学生的不舍,对教育岗位的不舍(听说他教完我们这届就退休了)。不过也许是我的心理的反射吧,我不清楚。
致辞完毕,菜也端上来了,老李一生令下,我们就开吃。我很快就基本上填饱了肚子,然后就在聊天。隔壁席的人更加疯狂起来了,吃了一阵子垫好肚子以后就开始开酒喝,其中猫王喝得最多最厉害,我亲眼目睹了他要酒喝和把一整杯啤酒(普通杯子)在15秒之内灌进了肚子里然后继续要酒喝,再加上他的酒量也不是太好,这样的话可想而知猫王很快就醉了。猫王醉了的最大特点就是开始乱说话,一直在说"我没醉",然后就是干各种事情来证明他没有醉,比如说背了三首李白的诗,然后还热情朗诵了《冰与火之歌》的其中几页。其间还有人倒红酒给他,显然是不清楚猫王的酒量,喝混合酒更是容易醉,于是我就拦下了这一杯,当然不是我自己喝,我是滴酒不沾的。一会儿猫王就到厕所里边开始"音乐喷泉"了。后来还听说猫王回到教室还在发酒疯,还呕吐了几回,当然这是后话了。
老李在旁边也是滴酒不沾,因为身体有些疾病,再加上体型的限制,更加喝不得酒。在旁边看了他们疯了一段时间之后,老李就开始了惯用的伎俩:找人谈话,每个人都找遍,然后就开始了恳切的谈话。找到我的时候,我正在控制猫王的疯狂。然后我就在老李旁边坐下,老李开始时问我法语学得怎么样,我说还可以。然后老李就开始了谆谆的告诫了:要好好学习什么的。他还用很期待很恳切的眼神看着我,说这个学生计算机不错,组合方面也不错,将来可以有大发展。我数学比不上地瓜,计算机比不上阳台,那这些又有什么用呢?我都不知道我以前到底令老李失望过多少遍了。这次联赛,本来上次很接近一等奖的那条线的,只差几分,这次应该是很有希望的吧?可惜又挂了,让老李又失望了。再加上这2+年让老李失望的小事情,连我自己都觉得老李这种信任是不值得用到我这种人身上的了,然则他仍是对我有这样的信心,我是真的觉得很对不起老李了。这回老李可能又要再度失望了,然则我会尽力做好的,起码报答他最后的那一句好好努力和肩头的轻拍。
慢慢的宴会就进入了尾声,我们都说要跟老李一起整个数学组照张照片,然后一大帮人,其中猫王被搀扶着,就好像要为兄弟报仇打群架那样去了一间照相馆。遗憾的是,照相馆说晚上不承接这样的业务。老李想了想,说算了吧,下次再组织再照。然则现在看来,这要成为永远的遗憾了,因为欧文、郭洋跟我很快就要去上海了,也许这样的机会以后永远找不到了。不过我估计也没什么关系,20+,多一个少一个有什么关系呢?我宁愿当悄悄溜走的那一个。
既然照不到相,大家就作鸟兽散。因为班主任曾一鸣同志给我发了条信息说明天高考报名签名要回学校,尽管我不需要高考然则由于手续需要还是要回来,于是我就在Richard家里叨扰了一晚上,在这里就谢谢他跟他热情地妈妈了。第二天,跟Richard一起回去,作上课状,去签名,收拾东西回家。
然则我还是很怀念老李给我们上课的日子,尽管大部分的时间老李只是在看着我们做卷子。我估计我们做过的卷子(草稿纸已然不算)能堆成50+厘米高的一堆,可能还不止。老李的口音,比如说"摊定碱"(tangent),"穹斜角"(倾斜角)等等,还有那些笑话("把这几张卷子烧(捎)给谁谁谁"),也许以后就只能回忆了。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