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会记

现在暂时回佛山了~~~多了一些时间~~~于是写写在上海的事情吧~~~
好像是刚进去法国学校的第二个星期,有一天我们在salle d’etude自习,忽然有一个不怎么认识的女生过来问我
们什么名字,然后我们就告诉她了,然后她就找出一张黄黄的纸写啊写,然后递给我们,原来是请柬,说请我们
三个参加她18岁生日的fete。后来问了下Justin,才知道是ES(就是经济学)班的。经过Justin的一番指导,我
们知道了大概会发生些什么。我和欧文都想去,郭洋就不大想,于是就我跟欧文去了一趟。
那是一个White Bash,就是说全部人都要全身白装,为此我和欧文还特地跑去徐泾买了条白色裤子。
星期五傍晚,小雨,出发。经过大约一公里的步行和十几分钟的漫无目的的碰壁,我们到了Louisa的fete地点。
那是在一个装修得不是太好的楼的顶部的一个很大很大的工作室,我们到的时候已经有几个人在跳舞了。到了那
里我们才知道白装的意义:里边没有日光灯,只有黑光灯,就是那种紫色的发出紫外线的那种。然后白色衣服由
于有增白剂,受到紫外线照射以后就发出比较强烈的白色的荧光,于是就造成了一种我也不知道怎么样的效果。
那里招待得还不错,有很多饮品,也有很多食品。我们到的时候,里边就已经开始有人跳舞了。他们所说
的"danser",其实只是在乱甩四肢,再加上一个高频闪光灯和音量极其之大的重金属乐,这种环境我还是很难以
适应。然后欧文就去找人聊天练口语,我这种不爱说话的人就站在旁边听。途中有人问,或者说是逼我们看喝不
喝酒。欧文自然是喝了不少那里的啤酒和果汁+伏特加混合物,我这种滴酒不沾的人就推说不会喝什么的逃过了一
劫。
途中也没什么特别的了。混进人群中学着甩动肢体,找人聊天,喝东西。我还抽空给两人稍微表演了一下我的蹩
脚魔术。跳到12点,Louisa出来说两句话切了蛋糕,然后就继续跳,跳到一点多。我和欧文也就是这时候回家去
了。
打的50块,还算可以。回到家的时候已经2点多了。每人吃了个可微饭,不洗澡睡了。为了不影响估计已经睡得像
棉花的郭洋,我就睡在沙发上了。第二天起来,极其之累,再调整了一天才调整过来。
看来到法国以后这种东西还是能避则避啊~~~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舞会记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