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到法国了!~~~

北京时间7月15日23点55分,是我们的国际航班预定起飞的时间。由于一众家长的焦急之情,我们9点半就到了上海浦东机场。一进机场,只见办理登记手续处人山人海。经过一番周折和长期的等待后,我们这帮人终于都办好了登记手续。其实,家长的焦急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重量的限制。还好,我们到得比较早,所以卡得不算比较严,但也有困难的情况出现。比如说老戚因为行李超重(主要是书)就将行李拆包打包再拆包再打包反反复复搞了好多回,终于在将书分散到我们当中来之后成功通过了。司机也托我拿了一个包,因为我的行李最轻。所以我经常说,一个人实际上是不需要很多东西的。
接着是安检,顺利。然后过海关,填了两张申报表,就是为了把这台手提报出来。接着就是过海关。检查我的那位检查员似乎对我的长相以及这个护照的事由有点疑问,于是就在不停地追问我关于我的各种事情。以下就是我们的对话:
他:你去法国是干什么的?
我:去留学。
他:去多久?
我:五年,一年回来一次。
他:你去学什么?
我:数学。
他:去什么学校上学?
我:(叹气,停顿,然后连续地讲)先去Vichy的Cavilam学六个星期法语,然后再去Strasbourg的Kleber中学读预科。
然后他就无语了,很仔细地端详了我的护照和签证以后就盖了两个章。我现在怀疑是不是我长得太老使他怀疑我的真实年龄和证件不符所以搞这么久。不过算了,那么认真也是好的。
候机,没座位。找到座位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登机了。一群人缓慢地挤到飞机里边,艰难地放好行李坐下了。在不知道国际航班上没有B的座位的情况下,我神奇地坐错了位置,坐到了Corine同学的座位上。好在她无所谓,所以那就算了。结果就是Corine同学夹在我跟老戚之间,在旅途后面就知道她显然就是被我们两个闷到了。
飞机经过大概半个小时的延误后才起飞。然后就是一段漫长的旅程了,起码心理上的错觉是这样子。飞机刚进入平飞状态,乘务员就开始发放飞机餐,看样子似乎是正餐。在迅速地填饱乘客的肚子以后,乘务员就把灯光调暗了,美其名曰"让旅客更好地休息",但是我总觉得这种阵势跟养猪差不多。然后电视开始播放一些具有催眠性质的电影和录像。在这样的环境下,似乎除了睡觉以外别无其它的选择了。在打开手提电脑尝试写了一些程序以后,我决定还是放弃了,还是接受环境的安排去睡觉吧。睡觉也睡不踏实,因为飞机上老是有人在走动。我记不太清楚我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又是什么时候清醒的,只是记得好像看了一个电影版的《头文字D》,就是那段时间没怎么睡觉。在到达巴黎的两个半小时前,乘务员又把灯光给调亮了,然后就开始发放早餐,这样子就更像喂猪了。吃完早餐,经过总共12个小时的颠簸和折磨,我们终于到达了法国戴高乐国际机场。
一下飞机,我们就被Laurent引到海关的办公室,然后一个一个地点名过海关。竟然我们能有这种单独过海关的待遇,真是不错。然后就是拿行李,上大巴,装行李。由于行李太多而大巴只有一辆,后来在迫于无奈之下我们只好把大巴的后部都填满了。据Laurent所言,这是"interdit"的,但是迫于无奈也就只好这样做了。为了掩饰,他还特意让我们把大巴的窗帘拉上来遮掩一下,然则这好像只是走走形式,因为在后边几乎每个人都把窗帘拉开了而似乎没有警察注意到我们行李堆满了后面的这一点。搞定行李后,入座,Laurent开始点数。经过两次失败的徒劳的尝试以后(每次数到十几个人的时候他就数不下去了),他就叫了两个学生去点,自然是齐的。
然后就是长达七八个小时的旅程了。Vichy离巴黎可是足足有300公里的,再加上遇到了一个小时左右的塞车,当时我们在车上真是感觉到去Vichy是遥遥无期了。由于时差的原因,很多人开始都是昏昏欲睡的。车走到巴黎和Vichy的中点的时候,司机停车了,然后Laurent给我们带队到下面的便利店去买东西吃。就是在这里我们第一次感受到了物价的差异。像平常的矿泉水0.9欧一瓶,热狗2.6欧一个,再参照起欧元对人民币的汇率,这个价钱绝对能击溃很多人。不过没有办法,入乡只能随俗,贵也就贵了,总不能不吃东西吧。吃好喝足以后,再次上车。后面的旅程就更加精彩一点了。很多人开始耐不住寂寞,然后就开始玩游戏了。有的是用手提电脑打机,有一帮人在玩UNO,然后还有一帮人在玩杀人游戏。我就只是看看窗外的田园景色而已。法国乡村空气确实好,农田也平整整洁,一捆捆圆柱形的枯草被随心堆放在了草地之上,有几只牛在闲逛散步吃草,看起来很是惬意。但在这种舒适背后可是先进不过的技术,是大农场耕作,是机器化耕作。要想在我们的农村看到这么美的景色同时农民又要有好的生活,看来我们的政府也需要再增强对农业的重视程度和技术的开发。
好了,跑题到此结束,再次转入正题。后来经过长久的旅程之后,我们终于到达了Vichy的Cavilam学校。大巴停稳之后,人先下,行李后下。很显然,在戴高乐机场收拾了整整半个小时的行李不会在几分钟之内就能全部搬下来的。我们花了二十多分钟的时间才把所有行李搬下来认领好。然后就是排队叫名跟寄宿家庭认识了。我跟Sisson(Henri)寄宿的那个家庭是一位六十多岁的退休的搞丝网印刷的先生和一位五十多岁的做牙科助理的女士。这个家庭很显然就是有多次收留像我们这样的留学生的经验,给我们介绍东西的时候是轻车熟路。我们也很快安顿下来了,这里按下不表。
总之,我们现在已经到达了法国,也已经安顿下来了。感谢那些关心我的人,在这里我说一声:太感谢你们了!不用担心我,我在这里过得很不错。
就是这样,关于我们在Vichy的生活,我会再写文章的。over.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