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Vichy

转眼间就已经快在Vichy呆了一个星期了,也是有必要说说我们在这里的日常生活了。
我们在Vichy是住在一个寄宿家庭里边。我跟Sisson就住在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太太和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先生家里。他们一家人(其实就是两个人,外带偶尔客串的亲戚,比如说女主人的母亲)对我们很是不错,我们基本上不用干什么家务活,就是想干也插不上手。衣服也帮我们洗了,什么也都帮我们准备好了,跟家里的待遇差不多。还有,我们的早餐和晚餐都是在那里吃的,女主人似乎厨艺很不错,她自言也很喜欢厨艺,当然这里的厨艺指的是法国菜。估计是由于她厨艺不错的原因,我们晚餐吃的东西但现在为止基本上是每天一换,目前为止吃过的已经有:
les entrees(开胃菜)
洋葱拌土豆
蜜瓜加火腿
番茄青瓜沙拉
蔬菜鸡汤
鳄梨泥拌鱼泥
等等
les plats(主盘)
乳酪夹心炸肉
意大利饭
番茄肉块(叠放型)
通心粉
马铃薯切片加肉排
薯条加鸡肉
等等
les desserts(甜品)
巧克力蛋糕
水果(桃,香蕉,苹果(熟),…)
雪糕
巧克力mousse
凝乳
等等
总括来说,这戏都是典型的西餐。之所以在甜品里边有这么多巧克力,据说是由于男主人十分喜欢吃巧克力。有一次在餐桌上还开玩笑问我们中国又没有巧克力,如果有的话他就可以去一下了。而关于熟的苹果,由于我们吃了两次,可以这样说,除了跟我们平常吃的未经烹饪的苹果风味不同之外,其实也是很不错的。美餐的分量很大,连我都觉得有点过分。我们吃了两次意大利饭,一次是女主人弄的,一次是女主人的母亲弄的。女主人弄的那次对于我们的标准来说是半生不熟的,而女主人的母亲弄的那次就很不错,接近中国的习惯。但是无论怎么接近中餐,西餐始终是西餐,餐具是肯定不一样。要知道,用餐叉和刀子来吃饭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事实上,对于我们这些用惯了筷子和汤匙的人来说,这简直可以算是锻炼灵活性的绝佳练习。当然,工具有工具的局限,就连法国人都不能只使用这些工具把东西都吃得很干净,他们通常是借助已然切片的法国长条面包将东西都擦干净然后吃掉。我也很想试一试,但是一直没有机会。至于午饭,我们是在Cavilam吃的,发的饭票然后排队像流水线那样一步一步把东西都搞好。凡是到也还不错,但是比起寄宿家庭那里的伙食来说当然是有差距了。
现在详细说说我跟Sisson住的那个寄宿家庭。我们住的那个家庭男女主人都很友善,从他们对我们生活上的照顾就可以看出来了。他们除了两只小鸟之外就没有别的宠物了,环境也清静。男主人虽然抽点烟,但是通常都只是“饭后一支烟”,而且在阳台抽,对我们没有任何影响。女主人十分的健谈,通常在晚饭后就是谈话时间,对我们来说就相当于一节Civilisation课和口语课。晚饭则是礼仪课:法国人如何进餐。当然,我们也会讲讲中国在这方面是如何如何的,也顺便练练口语。男主人曾经到过撒哈拉沙漠,带回来了一些极细的沙和所谓的“化石”,还有两块水晶。我告诉他们,经常往水晶上面撒点水可以保持水晶闪亮和颜色,还有可能让水晶再稍微“生长”一些。他们也很高兴接受了这个建议。刚到的时候,我跟Sisson都送了一些小礼物。我送的当然是家乡的工艺品——享誉盛名的石湾陶瓷——了,是一对麒麟加上一套八仙的塑像,都是手工制作的。Sisson送的就是一把上面有万里长城画卷的扇子和一只会发光的水晶龙工艺品。Sisson的礼物在旅途中成功地幸存了下来,而我的却不然。一只麒麟碰了一小块,八仙里边蓝采和吹的箫顺便也报销了。不过女主人说会让男主人把它们修一修,那就行了。女主人在收到我们的礼物之后还很客气说要写信来谢谢我们的家长,当然我们需要担当翻译的角色。送完礼物,吃完晚饭,然后他们说带我们出去兜一圈看看Vichy认认路,还说第二天陪我们去上学让我们认认路,虽然路很简单。
Vichy的确不大,路也的确很简单。我们每天只需要往前顺着道路一直走就能到Cavilam了。我们在游荡了几个小时以后,对这里的小小的中心城区的地形就都很熟悉了,这大概跟银行有关,因为我由于未成年的原因已经跑过很多次银行了,所以对于那条最繁华的路比较熟悉。Vichy旧城是在小山丘上的,很有些古代的欧洲风情,教堂有两个,最大的叫做Saint Louis(似乎是这样)。Vichy最著名的有两件事情,一是在二战德军占领法国的时候这里曾经当过首都,二是这里的泉水据说很有治病的功效。这里有五六个泉,最著名的是Source de Celestin,就是“天空之泉”的意思,其他的还有Source d’Hopital,Source de Chomel等。各个泉都有各自不同的特点,比如说Source d’Hopital富含二氧化碳,Source de Chomel是温泉,等等等等。这里还有专门的公园,靠近很多泉眼,人们可以自己去取水喝,然后在公园里边漫步,其实也是一件比较惬意的事情。昨天我跟Sisson出去散步,美其名曰“尝试迷路”,就到过这个公园走了一趟,的确很不错。Vichy这个城市很小,在我们“尝试迷路”的过程中,无论怎么向似乎不熟悉的地方走,走着走着都会回到一个熟悉的地方。在Vichy迷路似乎是不可能的。但是这里有一件怪事,就是经常会听到有消防车的声音,按理说这么小的一个城市没有可能天天失火吧,但是我们在这里几乎每天都能听到不止一次的消防车那种警笛声。这确实可以算是一件怪事。
Vichy的天气变幻莫测,至少在这几天是这样。如果是晴天的话,早上很有点冷,到了中午就开始热起来,下午的时候温度就跟上海差不多了。这里可能纬度比较高,现在这个时候早上六点天已经很亮了,晚上九点半天才黑。不过注意由于这里有夏时制,所以现在时间是已经往前拨了一个小时的了。这里没有什么空调,都只是开窗透风缓解热浪而已,当然这里的温度和湿度也不需要在我们那边那样开空调。这里空气很清新很不错,晚上也能看到比在广州多得多的星星。
然后再讲讲我们上课的地方。我们是在一个叫Cavilam的学校上课的。到Vichy的第二天我们就测了一次验然后分班。Cavilam不算大,但是却分开了五个校区,分别有Lardy,College,Saint Dominique,还有两个的名字我忘了。上课的人很多,而且有不低的比例是中国人,这从每天在饭堂门口排队的队伍之中就可以窥见一斑。我们上课通常是上午分班教学,然后下午就一起上文学哲学课。课程对我来说还可以,反正上就是了。听寄宿家庭的女主人说,Cavilam的学费是很贵的。连法国人都说贵,那么放在中国那就可想而知了。可见那边对我们的投入还是挺大的。
虽然在Cavilam上课,但是我们这帮人谈论最多的不是法语,而是网络。我们刚到这里就开始关心网络的事情了,那次一窝蜂地去申请无线WiFi帐号就知道了。但是帐号归帐号,效果归效果。我们一堆人各自拿着手提电脑每天下午在那里尝试连接网络,但是大多数的尝试都是以失败告终。我最好最好的结果也就是能够上一下Gmail发了两篇日志而已,连Live Spaces都登陆不了,更别说远隔重洋的equn.com了。我跟户主他们说能不能借用一下网络,他们家有没有网络。女主人说有,但是“在他们的房间里边”,所以很显然我们是不能进去用的,这是规矩。后来在联系的需求比较紧急的时候我也曾经想过用那条五米长的疯狂网线去把他们房间的网络连出来,好在在这个想法还没付诸实施的时候我们就找到一个地方能够上网,要不然壮观的景象就会出现了。那个上网的地方也是在Cavilam,不过不是用自己的机器上网,而是用学校的机器。网速还挺不错,equn.com也比较快了,干什么事都顺畅了。联系问题总算是解决了。Cavilam平时也提供不少课外活动,比如说什么运动啦,短途旅游啦,party啦等等。不过像我这种人,去得也不多,当然这也是因为来的时日还不长的缘故。我们现在晚上找到了一个很好的休闲活动,那就是看电视,七点到七点九,法国版的《百万富翁》。这种寓教于乐的节目自然是受到很多人的追捧。反正听得明白也是听,听不明白也是听,就当作练听力和法国文化课了。
好了,这里就先写这么多,再有再来~~~
Advertisements

4 thoughts on “人在Vichy

  1.  hey,seems uv already got use to the new place,rnt u?
    How nice it will be when we meet nxt time in Paris(or hopefully London)!
    Wish u good!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