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hy演唱记

终于有些有趣的事情值得写了~~~真是好~~~

话说我们中国人在Cavilam的比例也不少,而显然世界对中国的认识仍然不多,所以有人就提出来搞一个中国晚会,稍微在国外弘扬一下中国文化。当然这不是我们这50个人提出来的,Cavilam里边可有好几批中国人。听说这是一个第二次来Cavilam学习的中国人提出的,因为他已经对Cavilam很熟悉了。

然后就是召集人马开会,到处贴通知,说是来者有份。当然我这种懒人是不会去的,但是像Pchu, Yann这样的热心者当然是冲啊冲的了。第二天听说他们开完会回来了,然后Pchu就极力撺掇我去唱粤剧。其实这个也并无不可,我也有些兴趣,但是就是伴奏什么的太难找,所以我没答应。后来才知道,原来Pchu早在会上就把我给卖了,在那里不停地说我们那里有一个家伙会唱粤剧啊什么什么啊。不过这是后话,暂且按下不表。

后来听说Corine在我们这50个人里边招募人来唱串烧,当然每首歌起码唱半首的时间,要不然像劲歌金曲那样一人唱一句那倒是挺麻烦。然后我就去自告奋勇去了,问她有什么歌可唱,然后她就展开了一个所谓的"剧本",里边全部都是一些我不认识的歌。众所周知,我是不怎么听普通话的歌的,然则Corine不是广东人,她也断然不会听过多少广东话的歌,所以这种情况的发生是显然易见的。在这个情况下,当然我是没有什么办法,于是就问能不能换个广东话的歌我好唱一下,回答是可以,只要与剧本一致就可以了。原来她的"剧本"的组成就是一对情人从相识到热恋到危机到分手到后悔到复合的过程,然后她就说你能不能找一首是说两个人的危机的,我当时就提了《大会堂演奏厅》的这个例子,并且现场演唱了高潮部分,虽然这首歌说的并不完全是这回事,但是反正外国人也听不明白歌词,只要旋律和演唱的时候的感情色彩够就可以了。当时唱的时候当然Corine也没有发现这个问题,相对于广东话来说我估计除了我们这帮11个广东人来说其他所有人跟外国人也差不得太远。于是敲定。

然后就是伴奏,我开头估计还是挺好找的,所以就没怎么管,但是后来在原定计划的前三天Corine找我说找不到伴奏,说我能不能自己找一下。然后当然我就去找,找到一个不怎么样的版本,然后第二天想去给Corine的时候她却说太迟了,说已经做好了串烧的伴奏,插不进去了,说如果我想唱的话另外开一个节目也可以。大家知道我这个人是绝对不会做这种太勇敢事情的,于是就回绝了。

后来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晚会因故延期。我就抓紧机会问Corine说现在有时间了可不可以再插进去,第二天的答复是说可以,但是就是要伴奏。这回我就先找了一个人声几乎完全消去了的版本,但是这个版本有很多有节奏的噪音,于是我就用CoolEdit修了一下,然后交了上去,伴奏这事就算完了。

然后就是昨天晚上了。晚会八点半开始,我跟Sisson八点一刻就赶过去了。我们就坐在那里等啊等,后来真是人山人海啊,凳子不够坐后排后面还站了一大帮外国友人,当然这个晚会所在的地方也不是特别的大。晚会分两个部分,就是传统中国和现代中国,我们的那个串烧节目被排在了第二部分第一个节目。然后我就等啊等顺便看看节目。原本是听说两个部分之间有一个中场休息的,但是后来有人过来说中场休息被取消了,就叫我们立即去上面准备。然后就是浩浩荡荡的一帮人冲上去台边等出场了。我似乎是排在第四,原定计划是跟Yann一起唱的,这也是我这种贪生怕死之徒的一贯作风。Yann个人还有独唱排在第二。但是世事实在难料,想不到两个麦克风之一竟然坏了。轮到我的时候我只好硬着头皮一个人上去独唱,这显然不是我的一贯作风。

然后就上台准备紧张。好在我还记得小学音乐老师教的"台风"。"唱的时候要有台风啊!"这就是音乐老师的谆谆告诫。于是勉强微笑,心里实在是紧张极了,因为下面人实在太多了。舒缓的前奏完了以后,我就不舒缓地开唱了。开始的时候我意识到麦克风不行,没办法我只好装聋作哑只管唱,这时候心里倒还好受一些,因为反正下面的人基本上也听不到我在唱什么。这时候全场关灯,只有投影仪是开着的。看着除了对面一束亮光以外并无它物,心里就更加好受一些了。然后唱了一小段,麦克风又突然可以了,开始步入正常轨道了。然后就一边紧张一边唱,一边唱一边紧张。后来唱到高潮的时候,实在是难度有点大,于是就顾不上紧张了开始激动地放声高歌了,达到了我有史以来唱这首歌的最高水平。这个时候不知道激动还是紧张,竟然开始抖起来了,幸好不是太厉害。唯一遗憾的就是在好像是两个地方有些走音,这是紧张造成的,因为同样的音在同一次演唱中曾经被很好地唱了出来,不过没关系,差不多就可以了。

唱完,鞠躬,走人。掌声似乎不算太热烈。终于能休息一下了。这时候我跟Sisson看到我们的户主来了,然后我就过去陪她看了一阵子节目,顺便帮她解释一下那些节目。她称赞我说唱得不错,这当然是很令我高兴的。她站了一会儿就走了,好像是说回去干什么什么东西了。然后我们一帮人就继续看啊看看到散场。散场后似乎受到了不少的好评,不过我认识的人也不多。Pchu自然是一个,我的法语老师Lionel还有一个印度的同学也给与了一些好评,说我唱得很有一些感情色彩,当然这是过奖了。

散场,回家已经十点多了。唱完之后好像体力有些衰减,看来唱歌也还是一件很累的事情。

over.

Advertisements

3 thoughts on “Vichy演唱记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