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幸收到某印度民科来信

我前一段时间不是搞了个优美树验证项目么。项目没啥事情,正在稳定进行中,各项工作整整有条。关键是,这网站居然被某印度民科看上了。

印度其实是个好地方,那地方人聪明,跟中国差不多。科技发展水平也跟中国差不多。当然了,民科也跟我们这里差不多。我们这里的民科还算好,他们的偶像陈景润好歹也算是正规学者。印度那边民科的偶像是谁?那是拉马努金!天才!他留下来的东西够数学界整理个好几百年的了,而且很多是在没有指导下独自完成的(当然他也看了不少书,但那是起步)。当时哈代发现了他把他接到英国是为了一起研究,论独创性的话哈代当然是自愧不如。

于是乎,有的印度民科也就不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拉马努金的天才,就一头扎到无底的数学难题了。哪个领域的都来一手,而且不难的不做。

就算是当年欧拉高斯黎曼也没那么嚣张啊!

看来人乱搞起来哪个国家都是一样的。

好了,言归正传。给我发邮件的那人,严格来说并不是“大师”本人,我估计是大师的弟子。他给我发来的邮件内容看起来非常狂热,什么“这是优美树疾病的一个疗法吗”等等内容。还附带有该“大师”的许多论文的链接,都是在预印本网站上的,也就是说没有在刊物上发表过。文章内容除了优美树猜想之外还有很多数学和物理上的“重大发现”,可谓是包罗万象,下面简单说说:

最新的一篇是关于量子纠缠的,这篇的摘要我看得云里雾里的,那就算了。

然后是关于哈密尔顿分解,我不懂,也跳过。

接下来是说证明了Caccetta-Haggkvist猜想,这是个图论的东西,我也不大懂,也跳过。

接下来的我也不大懂,跟物理有点关系。

再来就有好戏看了。

接下来的一篇论文关于图论,证明了Hadwigers猜想,这是有关顶点着色的。

接下来一篇也是着色,据说开辟了研究的新方向。

再接下来就是重头戏了。他在Hamiltonian Graphs and the Traveling Salesman Problem这篇东西里边宣称,通过哈密尔顿图,他找到了旅行推销商问题的一个多项式算法!这不就是等于说P=NP么?这论文如果是对的,到哪里都是个菲尔兹奖或者沃尔夫奖啊!

可惜,看来没有杂志肯接收他的这篇论文,看来是有点问题。

我们再往下看。

接着是一篇关于有限投影平面的,在这篇文章里他又解决了一个问题。

接着是关于雅可比问题的,不懂,跳过。

接着是关于拉姆赛数的,这个我懂一点。他提出了一个“新拉姆赛数”的概念,然后说这两个东西是一样的,然后对于新的那个他找到了更快捷的方法来计算。这要是真的可以做一个新的分布式计算……

可惜,仍然是没有在杂志上发表,等于0。

然后是关于线性规划的新算法,据说可以推广到非线性和整数规划丢番图方程的情况,可惜没有给出时间复杂度。

我二分法也可以做非线性……最近做的某个ENS卷子就是讲丢番图方程的解系……

然后是一篇鸿篇巨制,民科的典范:On Problems Related to Primes: Some Ideas。

在这篇文章里他解决了哥德巴赫猜想、孪生素数猜想和谢尔品斯基猜想!一篇论文解决三个猜想,比国内的民科高明多了。

然后有几个图论和数论的文章我就跳过了,反正都是解决某某问题的。

有一篇关于3x+1的文章还算老实,没有证明某某问题。

然后就是证明优美树猜想的文章了。这篇东西他2005年放上网,2008年还修改过,然后comment的单词还拼错了……

态度看来是不大端正啊,而且这个修改是不是发现了当时的错误?

然后是解决图重构问题的,这个我也知道一点,不是那么好做的,当然这个做得对不对我还是不大清楚的。

然后是费马大定理的推广,这个倒是没什么。

接着又是孪生素数猜想的证明。

我有天上网,不小心看见了陶哲轩对某证明了ABC猜想的论文作出评价,他说(大意如此),如果一个人经常跨领域啥都干,而且一来就证明很多个猜想,这人如果又没有正规的教研职位,没有受过系统的培训的话,他的文章的正确性就很值得怀疑了。而且在预印本网站上的文章大多没有发表,正确性需要验证。当然,其中有佩雷尔曼这样的高人,但是更多的是乱来的民科。

看来各国民科,大抵如此啊。我只是个学生,随便搞了个项目就被看上了,这些人真是热衷宣传啊。

不过国内的民科同行大可不必紧张,你们的表现也是很好的,这是经过某教授评定的。

这位教授是专门搞奥赛的,有一次在上海某中学授课的时候,突然有一位陌生人闯进来。

“请问某某某教授在吗?”

我不知道下面的学生会怎么反应,如果是我的话肯定忍不住笑。那教授就在你面前,你这样问明摆着就是跟别人不熟嘛,还敢在工作时间找他?

教授反应很快:“我们没有见过这个人,也不认识他。”

那人就哦了一声,出门走了。这时全班哄堂大笑。

等笑声止住一点之后,教授又开腔了:

“以后再有这种民间科学家来找我,你们就说我已经死了。”

能把数学奥赛的一把好手迫成这样子,中国的民间科学家,我佩服你们!

Advertisements

14 thoughts on “荣幸收到某印度民科来信

  1. oups现在真正的数学我想以我们的程度还是看不懂的,随便弄一个出来都是modular forms……

  2. 其实也不是~~~我看他的这几个论文都是我可以看得懂的~~~只不过我不想去看而已~~~这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他的确是一个民科……

  3. 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最有思想的人就是数学家了——正确的思想和错误的思想。ps: 一本矩阵论看了40多页,头都大了,倍儿多的公式和证明,感觉是上辈子才见过的,所以对学数学还能学出乐趣的人佩服得五体投地

  4. 民科:民间科学家,又称科学妄想家,专指在某个方面从未受过专业训练而试图解决该领域的最有名的未解之谜的人,通常具有某些偏执的症状。

  5. 唉,当初我玩baidu的时候遇见不少,一开始还和他们争辩一下,后来干脆懒得管了我觉得我们网上环境还是太差了,专业的人士不屑于或者不愿在网上交流,这样网络的阵地就被YY者们占领了,真正要学习的人到网上什么也学不到,只有漫无边际的无休止的争吵,wiki的什么又不能上,要搞学术真的很困难。而像法语的环境就比较好,真的有那么一帮人在网上弄各种的资料,要学的人很容易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6. 不过发现一个特点:顶级高手都是在某个地方留个言之后迅速飘走,而下面的人就开始大赞而那些人是发无数回帖来证明自己正确,结果没什么人理,要么是真的不懂的人,要么是他自己的马甲……

  7. 你是没去过东陆论坛……那里才真是旺盛……都是互相吹捧的……一天何止千帖……其实学术的话想找还是找得到的~~~不过通常还是去买书比较靠谱~~~我文中提到的陶哲轩的例子就是顶级高手的写照:他再也没有回去看过那个帖子……

  8. 他们找个地方自娱自乐,也就罢了;但若是为了出名而故意把谬误留给别人,那就是错误了其实教育也是一个因素,我们把Goldbach吹得那么神乎,但在这样浮夸的社会风气下,无数的人都幻想自己因为将之证明而一举成名,那假如科学道德再差一些的话,就开始胡搞乱吹了要真正解决这个问题,还是要靠教育和文化建设,否则这些人倒了一批又会起一批。全世界看来也只有中国人以如此程度地把网络作为宣泄的通道而不是信息的平台了。或者干脆开发一个新的学科,叫草根数学,让这些人和研究所的数学分离,不过估计这些人又不愿意了,他们认为他们的才是数学的重大发现所以搜索时的关键字要越复杂越好,越是深的东西,污染就少一些

  9. google到你的,第一页,啥时候我的空间也排第一页呢?看了一点,感觉有点神神叨叨的,还是不看了,浪费脑细胞!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