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

古人说,三十而立;今人说,三十只算是青年。

我只惊觉这五年过得如此的快。

博士毕业。第一个博士后。找工作。面试。失败。第二个博士后。找工作。面试。失败。再找工作。再面试。终于成功。就任教职。中间穿插若干论文、会议与报告。

写文章。翻译科普书。第二本。第三本。维护博客。退会。继续翻译。继续写作。中间穿插若干读书。

有些想法也许不知不觉改变了,但是大体还是五年前一样,只是变得更加世故,很多东西,能不说的就不说了。

不觉得自己特别拼命,也没有特别偷懒。只是因为职业生涯的颠簸,稍有点累了。但很多人比我颠簸得更厉害,而且我毕竟最终还是找到了稳定的落脚点,所以也不应该抱怨,更应该感谢在整个旅途中帮助过我的人。有幸同路,改变彼此气数。

因为跟以前没什么太大的改变,简单讲讲新的想法,也算是做个而立的注记。希望往后,无忧无虑,做做数学,写写文章。


思想上最大的转变,还是开始偏向老庄。虽然不能说是什么很进步的思想,但对于心的平静来说还行。何况,许多时候,重要的只是个人的解读。古文留下了足够的缝隙,让现代可以流淌其中,但内核仍然不变。“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盈,音声相和,前后相随,恒也。”这些都是很有道理的话。

如果说存在主义是给出了根基以及人如何与自己相处的办法的话,那么老庄大概就是人与世界相处的办法。我们并不是什么特别的人,也不会做出什么特别的事。“和其光,同其尘。”“知其雄,守其雌。”“功遂身退,天之道也。”知道自己应该身处何处,在这个越来越危险的世界之中,就是一项重要的感觉。

毕竟,很多时候自己在想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别人觉得自己在想什么。

当然,最好是什么都不要想。

“众人昭昭,我独昏昏。众人察察,我独闷闷。”


近年来,对社会关心少了。一个是自己忙,另一个是感觉以前真是杞人忧天。现在是“以死生为一条”,无论如何,顺其自然,随波逐流。

也许是因为放弃了吧?但其实没有。科普还是同样地做,只是将自己这样做也当成社会演化的过程,跟那些砍伐原始森林糊口的人一样,都是这么大的社会中必然存在的东西。但做了也就做了,只是作为社会的一部分,做自己理应做的事情。

这大概就是更大的悲观,知道自己并没有什么改变的能力。连一百来人都无法影响,凭何影响更多的人?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但不再指望世界会因此变得更好了。人类该进步的还是会进步,不管一般人多么愚蠢;该出问题的还是会出问题,不管一般人有多聪明。只要看着,就可以了。

我相信,我做得已经可以了,即使世界朝着大家都不希望的方向滚滚前进,那起码我的美学也实现了。


我又有什么可说的呢?

数学、数学、数学。科普、科普、科普。再加半杯娱乐。

我宁愿看一小时书,看一小时论文,做一小时翻译,也不想多说几句。

说了,又如何?

现在,除了谈数学,在我这里语言终于回到了它原始的功用:社交,也就是说互相说一下不知所以可有可无的话,表示彼此的尊重。

何必讲道理,如果对方不想听的话。还不如说些对方想听的话,起码收获了似是而非的赞同,作为社交的润滑。

这也是世故吧,但是可以的话,我连这种话都不想说。

值得交谈的人,本来就很少。

我想说的东西,就更少了。


起码数学是永恒的。

fin.

三十”的一个响应

jk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